戒刀,武松使用的戒刀是什么样的?

武松使用的戒刀是什么样的?
  武松为行僧,故用戒刀。戒刀正常也就约为13厘米长,6厘米宽。
  戒刀(大小有三种规格),形状一种是弯曲如鸟的羽毛形状,一种是鸡翎的形状,两种都不准尖过直。。

  (梵sastraka),比丘所持的十八物之一,用于裁衣、剃发、剪爪等的刀子。
  《僧史略》中说:“及持澡罐、漉囊、锡杖、戒刀、斧子、针筒,此皆为道具也。”
  由于系戒律所听许,故称戒刀。据《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》卷三所载,佛在室罗伐城时,有比丘欲裁三衣,便以手撕裂,损坏衣财。佛乃听许用刀子。但因六众以杂宝装饰,佛陀便规定用钝铁作刀,且分大、中、小三种规格。大的长六指,小的长四指,中的介于二者之间。形状则有弯曲如鸟羽、及似鸡翎而不尖直二种。
  《祖庭事苑》中说:“戒刀,《根本杂事》云:‘佛在室罗伐城,苾刍欲裁三衣,便以手制,衣财损坏。佛言:可刀子裁。六众便以杂宝饰之,加以太长。佛制,不听,此是大刀,不是刀子,汝等应知有三种刀子,谓大、中、小。大者可长六指,小者四指,二内名中。其状有二:一如鸟羽曲,二似鸡翎,不应尖直。’”
  又,《十诵律》卷三十九中,有佛听许用剃刀及截爪刀的记载。同书卷五十六中说:“佛听众僧畜剃刀,一人亦畜,为剃须发故,是名剃刀法。剃刀鞘法者,佛听诸比丘畜剃刀鞘,为掌护莫令失,更求觅妨行道故。”此外,戒刀有以下六种用途,在《行事钞·钵器制听篇》中说:“毗尼母”:‘听畜刀子六种,一用割皮、剪甲、破疮、裁衣、割衣上毛缕,六用净果,乃至食时种种须故。’
  在《大宋僧史略》卷上说,所谓戒刀等,皆是道具,表断一切诸恶。可见戒刀除了实用价值之外,也有精神上的意义。
  PS:武松不是头陀,头陀是一种修行。武松是行者。
  有既不剃落,又不簪冠,翦发齐眉,号曰“头陀”,此讹也。“头陀”梵语,华言“抖擞”。具足十二苦行,摆脱尘垢,清净无染,故云“抖擞”。佛言:“有头陀行,则我法久存。无头陀行,则我法灭。”头陀系佛法盛衰,而乃以异色人滥其称乎?若夫在死关而发长不剃,如天目高峰大师者,斯真头陀矣。
和尚佩带的戒刀
戒刀
比丘随身应持十四种物之一(三衣、钵、卧具、漉水囊、澡瓶、锡杖、斧子、针筒等滋道之具。)为一长四寸宽两寸月牙状之刀片。佛世时比丘找捡取粪扫(垃圾)中碎布,洗浣濯净用此刀片割齐边缘缝合为衣,或用此刀破食生果(谓净果,不破为不净食)、割皮革、剪指甲、破疮、割毛缕等。因禁止用此刀伤生害命,斩草斫木坏鬼神村杀生种(草木皆有鬼魅和虫蚁等依附寄生,如人之村落故戒之勿令破坏)故名戒刀。
出家人不杀生,为何有的和尚配戒刀?
佛是一种境界,不是参照的实物,就像我们学哲学中所说的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论辩一个道理。
花和尚的戒刀多重
鲁智深到了打铁铺说:“我要打条禅杖和一口戒刀,不知道你们这有没有好铁?”然后那个人就回答说:“我这正好有些好铁,不知道师傅您要打多重的禅杖和戒刀?您只管吩咐。”鲁智深说:“我要打一条100斤的。”那个伙计笑了:“太重了,师父,我的打出来,您也使不动啊。就算是关2爷的青龙偃月刀也才81斤。”鲁智深很生气发火说:“我不如关2爷?他也不过是个人而已。”伙计说:“我也是好心,就算是打条4,50斤的,也挺重了。”鲁智深说:“那就像你说的得了,照关2爷的青龙偃月刀一样也打个81斤的”伙计说:“师父,81斤的武器显得太肥了,肯定不好看,也不好用,依我看那,我就好好给你打一条62斤的水磨禅杖得了,如果你使不了,可别怪我。戒刀您都说过了,不用再吩咐了,我自然会用好铁打造的!”
译完了,显然作者没有说戒刀有多重,而且我们都知道鲁智深的贴身武器就是这个61斤的杖,作者有意突出。而目的不是说那把戒刀,所以随口一带而过。
而真正的和尚戒刀有以下六种用途“用割皮、剪甲、破疮、裁衣、割衣上毛缕,六用净果,乃至食时种种须故。’显然戒刀的功效最初设定也不是用来杀人的,毕竟他是个和尚有口戒刀也是正常的!当然了禅杖的最初也不是武器,我也是听说书人说的,因为和尚以慈悲为怀,所以走在路上看到动物的尸体,就用禅杖挖个坑把动物尸体埋掉,而在水浒里作者故意突出了禅杖的重量,显然是在告诉读者,以后鲁智深就是靠这禅杖来当武器用的!